川南经济网-chuannane.com

川南经济网老版

川南经济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旅

赵永忠:法官兄弟(原创反腐短篇小说)

时间:2021-08-21人气: 编辑: 初旭

  赵永忠:法官兄弟(原创反腐短篇小说)(图1) 

作者:赵永忠

         一


   在川江省越州市,有一个名叫后金山的小村子。村子不大,只有六十来户人家。村子后面的半山坡上有一条马路逶迤经过,村前有一条小溪,沿着小溪是一片水田,水田尽头又是山,山上长满了竹子。村子就坐落在这个小山坳里,有山有水,静谧而悠闲。

  后金山村虽小,但住在村头的马大厨和住在村尾的张老师这两家远近闻名。1987年,两家的儿子都考上了著名的政法大学。在20世纪80年代,在这样一个小山村,能同时走出两个名牌大学生,是爆炸性新闻。三十多年来,这两家的故事永远都是村民们茶余饭后的谈资,更是用来激励子女读书的好榜样。  

临近春节,小村比平时热闹了不少,整个村子都沉浸在过年的氛围中。

   很多年来,一到春节,到马大厨家拜年的人总是络绎不绝。此时,马大厨家就成了村里一道靓丽的风景。马大厨家别墅前停满了各种高档小车,家中名烟名酒、营养品、各种礼品堆成了小山。即使儿子马胜没有回村里过年,也总会有很多马大厨不认识的人来到村里给他拜年。每年这个时候,马大厨就是这个小村最风光的人了。

拜年的人一走,马大厨总会叼着一支“大重九”香烟,绕着村子溜达一圈。马大厨一出来溜达,村民们就汇拢过去,这时,马大厨会毫不吝啬地给大家发“大重九”。

接过马大厨的烟,就会有人说:“马大厨,我们村数你最有福气,住的是全村最好的房子,抽的是全村最好的香烟,喝得是全村最好的酒,你这辈子值了!”其他人也七嘴八舌地跟着附和。

   “一起上的名牌大学,张老师的儿子张恒就不如你家马胜,你看那张恒,至今也没为他父亲修别墅,张老师住的还是那旧房子,什么也没改变”。有村民补充道。

这个时候,马大厨甭提多高兴了,抽完一根“大重九”,又会给大家再发上一圈,然后才笑眯眯地离开。

    二


  今年春节可与往年不一样,马大厨家门口冷冷清清,没有一辆小车,没有一个来拜年的人。

   去年6月3日,马大厨得到儿子被纪委监察委留置的消息,当场就晕了过去,突发脑溢血中风了,住了几个月院也没有明显见好,左下肢至今没有知觉,嘴巴还有点歪,说话含糊不清。

   今天,是正月初二,马大厨让老伴早早扶到轮椅上坐起,望着自家大门,嘴里念念叨叨,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,右手不停地颤抖,口水时不时往外流。只有那条土黄狗仍然像往常一样摇着尾巴陪伴在他的身边。

   村尾,张老师依然住在20多年前修的旧房子里,早年朱红色的大门早已褪去光华,但屋子里里外外被收拾得干干净净。院子里种了不少菜,几株茶花正开得红艳艳,走廊两侧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排兰草,泛着悠悠的清香,大门两侧张贴着一副由张老师亲自书写的行楷对联“风调雨顺祖国万象新,清正廉洁江山千古秀”。

此时,张老师和儿子张恒正陪着来拜年的亲戚和学生们喝着茶、聊着天,厨房内张老师爱人和儿媳说说笑笑,忙得不亦乐乎,张恒的儿子一个人在房间里弹着吉他哼着周杰伦的歌。聊天声、笑声、炒菜声、歌声、鞭炮声交杂在一起,犹如一曲祥和、幸福的乡村交响乐。


   马大厨和张老师都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。马大厨父亲是一名乡村大厨,他传承了父亲的衣钵,继续当厨师。张老师是当时村上少有的高中生,村上缺老师就成了民办老师。民办老师工资低,上课之余还要种地,工资虽然低,但张老师书教得好,后来顺利转成了公办老师。刚开始,张老师在村里教书,国家实行计划生育后,村上的学生越来越少,村校合并到乡上,张老师就到乡小学教书,直到退休。

   张恒是张老师独生子,天资聪颖,受张老师言传身教,学习成绩一直很好。马大厨的儿子马胜与张恒同一年出生,比张恒大两个月。他们俩从小就是最要好的玩伴,村前的那条小溪是他们童年的乐园,小时候在小溪里捉鱼、洗澡、嬉戏是他们最大的乐趣。

   上学后,马胜和张恒的成绩一直很好,不相上下。马胜最喜欢去张恒家耍,因为张恒家有看不完的连环画。张恒也喜欢到马胜家耍,马胜爸爸是大厨,家中总是有好吃的。就这样,两个孩子成了村里最好的朋友,形影不离并一直互相影响。张恒练习书法,马胜也跟着练,张恒学集邮,马胜也跟着集。后来两人双双报考政法大学,马胜也是受张恒的影响。张恒有个姑父是县城法院的法官,小时候,张恒经常看到姑父戴个大盖帽,开着吉普车到乡下来办案,煞是威风。就这样,在小张恒心中埋下了长大后当法官的种子。高考填志愿,张恒毫不犹豫报了政法大学,马胜也跟着填了一样的志愿,天随人愿,两人进入了同一所大学。

   上了大学,这两娃还是最好的朋友,成绩仍然不相上下。一起泡图书馆,一起打球,寒暑假一起回到后金山村。大学毕业,两人又都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,并奇迹般地师从同一导师。


    转眼来到了1993年,这是邓公南巡讲话后的第二年。南方经济快速发展,华南省作为南方的经济特区,法律人才紧缺。华南省高级法院专门到张恒、马胜在读的政法大学招聘人才。研究生以上学历给予一定的安家补助,并分配一套约70平方米的产权房。华南省是临海的经济特区,张恒和马胜从小就向往大海,两人一合计,觉得到高级法院工作舞台大,去沿海城市发展前景好。于是,两人又双双被华南省高院作为法律人才引进,成了同事。

   张恒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,从后金山村出发到华南省的前一夜,父亲与他们俩有一次推心置腹的长谈:“张恒是我儿子,马胜是我学生,你们俩从小一起长大,亲如兄弟。明天你们就要去华南省法院工作,在以后的岁月里,你们俩一定要互相照顾、相互勉励、共同进步,干出一番事业!”

  “法官是个神圣的职业,老百姓走到打官司这一步,是无奈地选择,是最后的希望,不到万不得已,老百姓不会打官司。你们俩一定要守住底线,维护公平正义,不得贪赃枉法,要像历史上的狄仁杰、包拯、寇准、海瑞一样当一名清官、好官,不能给家乡人丢脸。”

  听完张老师语重心长的勉励和告诫,张恒和马胜都在张老师面前许下诺言:“我们一定铭记您的教诲,好好努力,做一名好法官,绝不给家乡人丢脸!”


   这两个年轻人来到华南省高院工作后,从助理审判员干起,一面干一面学,工作认真,谦虚好学,非常出色。闲暇之余还深入研究案例,撰写论文,深得同事和领导的好评。三年后,两人顺顺利利当上了审判员,独当一面办案了。

   来到华南工作后的第四年,两人都有了自己的女朋友。马胜的女朋友是他们庭长介绍的。庭长是江苏人,他的老乡苏总当年是从江苏来华南农场的知青,现在已经是农垦集团副总经理了。苏总的女儿叫苏茜,因为苏总来自江苏宿迁,为女儿专门取了个宿迁的谐音——苏茜。苏茜长得漂亮,身材高挑,脸庞清秀,华南大学旅游专业毕业,毕业后分配在效益很好的国营大公司。

   其实庭长对这两位来自川江的小伙都很满意,刚开始并没有刻意将马胜介绍给苏茜。因为在庭长心中,两个男孩各有优点。马胜要比张恒高一点,感觉人更帅些,张恒相对矮点瘦点,但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脸庞有轮有廓,非常精神。将两位得意的手下同时介绍给苏茜,是庭长刻意的安排。那天,是庭长的生日,庭长邀请了张恒和马胜到家中做客,事前并没有给两位手下透露介绍女朋友的事,但跟苏茜是讲明了的,两个手下,由她选一个。苏茜本来就是个大美女,自然选了更帅一点的马胜。通过一段时间交往,互相都很满意,就这样马胜和苏茜双双坠入了爱河。


   马胜有了女朋友,张恒也加快了找女朋友的步伐。其实,省高院最近几年陆续分配来十多个女大学生,有几个还是博士。好几个女孩都向张恒暗送秋波,张恒就是不动心。张恒有自己的想法,两口子最好不要在一个单位,找不同职业,不同单位的,可以互补。

   周末,张恒铁定拿半天时间来锻炼身体,不是去海游,就是打篮球,剩余的时间以泡图书馆看书为主。张恒的姻缘就来自图书馆,那天,张恒在图书馆看了一下午的书,突然,传呼机响了,急着去回电话的张恒匆忙中把邻座女孩的水杯打翻了。

   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张恒连忙向姑娘道歉。

   姑娘抬起头,张恒和姑娘的眼神碰撞在了一起,又触电似的移开。就在那一刹那,张恒看到了姑娘清秀的脸庞。

   “没事,没事!”姑娘羞涩的回应道。

   就这样,张恒认识了这位来自山东菏泽的女孩。

   女孩叫赵丹丽,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,因成绩优异被分配在华南大学附属中学教历史,到华南工作已经两年了。丹丽来自菏泽农村,妈妈长期有病,父亲种庄稼外,靠打点零工补贴家用,还有一个弟弟正在上高中。前几年,因为没有钱给奶奶治病,奶奶早早离开了人世。家庭条件虽不好,但丹丽从没有因为贫困而自卑,反而阳光自信,成绩一直名列前茅。当年以菏泽市文科状元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。考上北师大后,她写了一篇《感谢贫困》的文章,发表在北师大校刊上,当年在学校还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他在《感谢贫困》一文中写道:

   “贫困尽管它狭窄了我的视野、刺伤了我的自尊,甚至间接夺走了至亲的生命,但我仍想说,谢谢你。”

   “感谢贫困,贫困可能动摇很多信念,却让我更加执着地相信知识的力量,母亲说过,这是一条通向更广阔世界的路。从那时起,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便深深地扎根在我的心中,赋予我生生不息的希望与永不低头的气度。”

   这些文字,现在读来,仍让人感动,给人力量!

   丹丽是学历史的,谈古论今,历史故事信手拈来。张恒是法律硕士,逻辑思维强,语言严谨,动不动就给丹丽讲法律。两人在一起后,有说不完的话,“斗”不完的嘴,像两种不同的胶水互相融化后又紧紧地粘在了一起。

    1997年,香港回归到祖国的怀抱,也就在这一年,张恒和马胜双双走进了婚姻的殿堂。两对新人结婚后,继续住在省高院分配给张恒和马胜的房子里,房子很小,但过的是两人世界,幸福而甜蜜。张恒和马胜一如既往亲如兄弟,丹丽和苏茜也很快成了好朋友。苏茜在城市长大,相对娇气,马胜、张恒、丹丽有意谦让一些,两家人一样处得很好。第二年,丹丽和苏茜各生了个大胖小子,张恒和马胜都当上了爸爸,非常幸福!


    结婚成家,四个年轻人分别为人父母,人生进入了新的阶段,过上了油盐酱醋的生活。张恒爸爸、妈妈虽然生活在农村,但张恒爸爸是老师,有固定收入,不需要张恒寄钱回去。丹丽家庭比较困难,母亲有病,还有个弟弟在读书,弟弟的学习生活费用直到大学毕业,都是由丹丽承担,张恒非常支持,没有半句怨言。

   丹丽生下孩子后,张恒妈妈从川江老家来华南照顾,一直照顾孙子上了幼儿园才回去。在与丹丽生活在一起的两年多时间里,丹丽非常懂事,处处尊重婆婆,婆婆也很有修养,待丹丽像亲闺女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其实,丹丽来自北方,张恒妈妈生活在南方农村,两人生活习惯、饮食差异很大。但由于双方都知书达理,懂得互相包容、谦让,婆媳之间无话不说,关系非常融洽。张恒看在眼里,喜在心中。

    苏茜生了个大胖儿子,苏茜爸爸非常高兴,一定让苏茜搬回去住,于是马胜也就跟着住了过去。岳母刚好退休,就帮着带外孙。马胜来自农村,从小懂事能吃苦。他心里明白,住在岳父、岳母家,要让岳父、岳母高兴,自己得勤快点。苏茜打小在城市长大,从小没有吃过苦,当妈妈了很多家务活都还不会做,更不会做菜。还好,马胜爸爸是大厨,马胜从小就看着爸爸做菜,耳濡目染,学到一些手艺。自从搬到岳父家后,马胜下班回家下厨做菜,非常勤快。岳父、岳母、苏茜最喜欢吃他做的菜,有时马胜还跟岳父小酌几杯,陪岳父聊聊天,深得岳父、岳母喜欢。


   岁月荏苒,转眼来到了2005年,这一年马胜、张恒36岁,是他们两人的本命年。都说本命年不顺,而马胜、张恒恰恰相反,本命年成了他们的幸运年。就在这一年,两人双双被提拔。马胜被下派到华南下属地级市天涯市中级人民法院担任副院长,张恒提拔为省高院民一庭副庭长。

   消息传到后金山村,马大厨非常高兴,逢人便说:“我娃提拔了,当官了,我娃回到我们县,相当于我们县的副县长哩。”这么一比方,村民一下子就搞懂了,都为小山村出了两个“大官”而高兴。毕竟在这个小村子,从来没有出过这么大的官。王兽医的儿子是乡长,原先就是他们村最大的官。

   自从马胜当上了“大官”,马大厨的生意更好了。附近村民有什么红白喜事,能请到马大厨掌勺就是赏脸。只要请到了马大厨,主人家总这样介绍:“各位乡亲,今天掌勺大厨是后金山的马大厨,马大厨的儿子在华南省当大官哩,大官的父亲能亲自来掌勺是给我家面子呀。”这么一说,主人家有面子,马大厨更高兴。

   张恒担任了副庭长,事业蒸蒸日上。丹丽是北师大的高才生,书教得很好,业余时间还写书。2005年,丹丽利用业余时间写成的《明朝官员贪腐那点事》一书正式出版。同年,丹丽还顺利评上了中学高级教师。

    这一年真是喜事连连啊!考虑到儿子马上要读小学了,夫妻俩把仅有的积蓄拿出来,在华南大学附小附近按揭购买了一套120多平的商品房,一家人高高兴兴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。还有,丹丽的弟弟大学毕业了,在南京找到了一份好工作,这着实让丹丽和张恒高兴了一阵子。

总之,结婚以来,张恒和丹丽互相勉励,比翼齐飞,家庭和事业双丰收!


    张恒当上民一庭副庭长后,在外面的应酬明显多了起来。多年没有联系的政法大学的同学找上门来了,原先根本不认识的川江老乡找来了,还总有不熟悉的人送来土特产。不知多少次,张恒醉醺醺地很晚才回到家。有一次,丹丽发现张恒不但喝多了,还拿回来一个信封,里面装着两沓崭新的百元人民币。丹丽记得特别清楚,张恒一回家就向她炫耀:“丹丽,丹丽,今天你老公总算开了眼界了,我们在海湾大酒店吃的饭,那可是我们省最高档的酒店了,喝的是50年陈的茅台,这辈子都没喝过这么好的酒,是昌达贸易公司的老总请客,我们庭长也在,每人都有红包、红包,没事的,没事……”

    张恒这样的变化,就是丹丽最大的担心。张恒跟丹丽讲过,他们民一庭审理的是不服地市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的上诉案件,争议标的都很大,而省高院的判决是终审判决,一锤定音,非常关键。丹丽明白,张恒是副庭长,已经有了一定的话语权,有经济纠纷,就有经济利益,他就有被围猎的可能。

    丹丽非常清楚,当下,在华南这样的经济特区,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,也是腐败最容易滋生的时候。在她看来,经济发展的越快,腐败的空间也就越大。

    丹丽想:“从今晚的情况来看,他们的庭长不但没有以身作则守清廉,反而带头搞腐败。张恒在这样一个团队工作,危险会更大。如任其发展,最后必定走向歪路、邪路、不归路,到头来名利两空,妻离子散。”丹丽越想越可怕…… 

    丹丽是学历史的,历史发展的规律她很清楚,在丹丽看来,历史上任何贪官都不会有好的下场。每个朝代惩治贪腐都是松松紧紧,在经济快速发展时,反腐败的力度可能会小些,胆子大的一部分人就趁机贪的盆满钵满。当社会腐败严重,民声载道,怨声四起时,执政者为了政权的稳固,就会重拳出击,原先搞腐败的人将被一一拿下。有句话说的好,“要让你灭亡,必先让你疯狂”。


    回想这几年,丹丽真的过得很幸福!多少次,她暗暗思忖,自己真是好运气啊,“一个水杯的遭遇”,让她在异乡遇到了这么好一个老公,还有这么通情达理的公公、婆婆。现在,儿子又这么聪明、上进。在丹丽看来,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如果张恒是王子,她就是幸福的白雪公主。

    回想这几年,幸福的时光历历在目。几年来,除了单位搞活动或同事生日,有外地同学来华南等必须应酬之外,张恒很少有其他应酬。每天都按时下班,围着厨房、儿子忙前忙后。每个周末,他们会一起去爬山、郊游,去体育馆打球,去海上游泳,带孩子去游乐园玩,一起去图书馆……

    一幅幅温馨的画面,一帧帧美好的回忆,在丹丽脑子循环回放。她害怕失去,她不敢再想下去。她必须付诸行动,一定要挽救心爱的丈夫,她不能让丈夫滑向深渊!

她很快想好了对策,她要智取。她不会大吵大闹,她相信自己的爱人,相信爱人的智慧,她会让张恒自己“回来”,回到原来的那个样子。第二天,她主动约张恒到海边散步,她要与张恒好好交流,好好探讨探讨——什么是幸福,什么样的生活才是他们共同的追求?

    同时,她也需要公公的支持,她悄悄给公公打了电话,她知道公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她知道公公希望张恒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。与公公通完电话,她很欣慰,她的想法得到了公公的支持和赞许。公公真是一个伟大的公公,她从内心深处尊重公公,感激公公! 

十 一


   没过几天,张恒收到父亲的一封信。

恒儿:

    你好!自从家里安上了电话,最近又用上了小灵通,我们就没有再写过信。时间过得真快,我翻看了你最后一封来信,已经是1997年春节前的了,这样算来,我们已经有8年多没有写信了。

    前段时间,从家里给你寄去了茶叶,不知是否已经收到,那茶叶可是我和你妈妈亲自采摘的,让三叔按照龙井的工艺加工的。茶叶没有打过农药,你可以放心饮用,吃不完,还可以分给同事们尝尝。这也算是我们家乡的特产吧。其实,我们家乡的茶叶不比西湖龙井差,毕竟我们这里山清水秀,海拔比西湖还高不少呢。

前段时间,你打来电话,说你提拔了,我们非常高兴,你妈妈兴奋的一个晚上也没有睡好。你妈妈说,你当了官她既高兴又担心。高兴的是,你当了官,可以为老百姓多办事,多做好事。担心的是,怕你守不住清廉,出问题,最后成了贪官。

   其实,你妈妈的担心也是我的担心。爸爸思考再三,决定给你写这封信,为了写这封信,你妈妈都催了我好多次了。

   恒儿,你一路走来,走得非常顺利,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大学,你的成绩一直很好,研究生毕业后,又恰逢华南省高院到你们学校引进人才,你和小马又双双被选中,直接到省城的高院工作,你太幸运了。到了华南后,你又遇到了丹丽,丹丽是个多么懂事的孩子啊,出身贫寒家庭,但骨子里没有自卑,通情达理,执着坚毅,积极向上,我们真的很喜欢。你娶到丹丽,是你的荣幸,更是我们张家的荣耀。上个月,丹丽寄了她的新书《明朝官员贪腐那点事》,我拿给乡亲们看,乡亲们都羡慕我们有个会写书的儿媳妇。

   今天,爸爸要一再提醒你,当了官,一定不能有贪念,一定要做个清官,不义之财不能取。古人曰:“ 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。 “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”,可谓一语道破天机。我们所有的财富、智慧,地位,老祖宗用一个字来代表了,谓之“物”,厚德方能承载万物,才能引来福报。清华大学的校训就是“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”。而金钱、权力、名望都是自己的福报,都是压自己的物。靠什么承载?靠的就是你的品德,你的才能,你的付出,你给社会创造的价值。一个品行低劣的人,坐在关键位置,一个贡献很小的人,占有了很大的财富,一个没有才能的人,掌握着大权,最后肯定有灾殃,必定要出事。现在,你当了官,其实就是你的福报,就是压你的物。你是公务员,是一名法官,国家已经给了你们比较好的福利待遇,如果在工资待遇之外,你还获得不该得到的财物,这个财物就是不义之财。你得了不义之财,最后你承载不了不义之物,必有灾殃。这就是贪官最后被绳之以法的结果。当官,一定要淡泊名利。古人云“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”,也是这个道理。

   恒儿,爸爸是过来人,爸爸不希望你大富大贵。宇宙浩渺,人生渺小而短暂,我们每个人都是地球上的过客。所以,爸爸最期望的是你和丹丽携手平平安安、幸福地度过这一生。现在,我们的国家形势一片大好,你们是最幸福的一代。你和丹丽都有固定的收入,生活没有任何问题,一定不要再有贪欲之念。

   你是法官,法官最讲公正。英国哲学家培根说:“一次不公正的审判,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。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——好比污染了水流,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——好比污染了水源。”可见,一次不公正的审判的危害是多么的大。如果一个法官因为自己收了不义之财,而摒弃了司法的公正,这是多么的可耻啊!

    你还记得你和小马离开后金山村到华南工作那个晚上吗?我与你们有过一次长谈,我依稀记得,你和马胜都谈到了培根这句名言。我希望你们这样说,也一定要这样做。

    爸爸的工资不低,我与你妈妈生活在农村,用不了几个钱,我们不需要你们一分钱。还有一年,爸爸就要退休了,退休后,我们准备把房子简单翻修一下,重点把厨房和厕所改造一下,你不用考虑为我们重新修房子,也不需要你们拿一分钱。我们把家里收拾的干净一点,不比住别墅差,我与你妈妈简简单单的日子过习惯了。

恒儿,爸爸相信你,你会处理好。代向丹丽和孙子问好。期待你们春节一家回到后金山来团聚。

祝安好!

        爸爸               

2005年11月28日

 

十二

    张老师毕竟是老师,信写得很好,一个字也没有提丹丽给他打过电话的事,这就是张老师的高明之处。

   收到这封信后,加上前几天丹丽润物细无声的探讨式“挽救”。丹丽的每句话都说到了他的心坎上,爸爸的信更是一位慈祥父亲对儿子深深的爱。

    张恒是聪明人,他自然晓得丹丽和爸爸的良苦用心,他及时进行了调整。他告诉丹丽,他需要时间调整,不能立即扭转头,得慢慢来。张恒明白,单位有复杂的人际关系,一旦处理不好,全盘皆输。为了退还那2万元红包,他与丹丽商量了很多次,最后采取了最折中的办法,将2万元红包以匿名形式存入省高院的廉政账户。一旦以后有什么事,也能说得清楚。如果冒然把2万元红包退回或交给纪检组,可能得罪领导,场面不好收拾。

    慢慢地,张恒又回到了原先那个状态,除了与同事、朋友的正常应酬外,其他场合一概婉拒。除了好朋友之间的礼尚往来,其他人送来礼品和土特产一概不收。时间久了,同事和老同学们都知道了他的脾气,也就慢慢习惯了,请他的饭局随之越来越少。就这样,张恒又回到了丹丽身边,回到了儿子身边。

   自从那以后,每年春节回到老家,张恒发现房间书桌的玻璃板下,总有爸爸亲自誊写的名言警句,警示为官者要清正廉洁。而且,每年的文字都不一样。每每看到这些,张恒情不自禁眼圈会发红,只有他才能感受到这种无声的父爱。

十三

    张恒婉拒了很多应酬,时间一长,就成了习惯,慢慢地张恒的名声在外,大家形成了一种共识,案子上要通过张恒帮忙不好办,张恒成了大家心目中铁面无私的“包拯”。这样一来,反而给张恒留足了时间,张恒把更多的时间用在读书和法学研究上。连续几年,与华南大学法学院的老师合作申请了最高院的研究课题,并多次获奖。张恒成了华南高院公认的民商事法律专家,学者型法官,还被华南大学法学院聘请为客座教授。

   张恒这样做,在有些人看来,是死板,是傻瓜,没有把权力发挥到极致。但上天是公平的,在给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,会给你打开一扇窗。“学者型法官”“客座教授。“感动华南十大法官”,一个个成功的课题,一件件公正的判决,一摞摞荣誉证书,就是对张恒最好的回报。

    马胜下派到天涯市中级法院担任副院长,也干得风生水起。其中,马胜干得最得意的一件事是,在他主持和推动下,该院首先在华南省对“老赖”实施“限制高消费令”。这项措施,在当时,还是一项工作创新,全国媒体纷纷报道,天涯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因此得到全国关注。后来,这项举措经过试点,得到最高人民法院认可,最高院专门制定了《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的若干规定》。可以说,这项规定的推出,马胜功不可没。

    自从马胜下派到天涯市工作,两个人见面的机会明显少了,偶尔两家人会在一起聚一下。马胜担任副院长后,张恒和丹丽有一个明显的感受。马胜变了,变化很大,在穿着上,马胜比原先更讲究了,衣服鞋子全是名牌。苏茜也比以前更时髦,一身阔太的打扮,用钱比原先大方多了。原先两家在一起聚,都是找个小馆子随便吃点,可现在,马胜一定要找环境好的、有特色的餐厅。有好几次吃完饭,张恒去买单,都被告知已经有人悄悄买过单了。

   看到马胜的变化,张恒隐隐感到不安。两人从小一起长大,来自同一个小山村,不是兄弟胜如亲兄弟。张恒好几次想约马胜推心置腹谈一谈,但张恒刚一开口,就被马胜挡回来:“张恒,我们都是学法律的,哪些事情干不得,不能干,我心中有数,你尽管放心。”几次相约喝茶聊天,都是这样,张恒还没有开口,马胜就直接先封了他的口,张恒只好作罢。想想马胜都是中年人了,应该心中有杆秤,不至于……

十四

     时间飞逝,日历翻到了2010年,这一年,马胜和张恒41岁。他们又双双被提拔。马胜回到省院担任审监庭庭长,张恒被提拔为民一庭庭长。用马大厨的话来说,我儿子回到我们县,就是县长这个级别了。消息通过马大厨传到后金山村,两人的故事又成为乡亲们茶余饭后聊天的花边。经过乡亲们添油加醋,马胜和张恒的故事还有了各种各样的版本。

   马胜被提拔回到省城后,比以前更忙了。在各种饭局上,马庭长都被视为上宾,通过饭局又认识了来自老家川江的不少老板。马庭长还经常被邀请参加华南省川江商会的各种活动,还被老乡们推举为华南省川江同乡会副会长。而早在两年前,马胜的妻子苏茜已辞去工作,下海创办了“华南省舒达旅游有限公司”。用苏茜的话讲,自己本来学的就是旅游专业,这辈子不干旅游可惜了,趁自己还年轻,一定要干自己喜欢的事情,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   2010年下半年,马胜回了一趟老家后金山村,还专门带了一个设计师,在家小住了几天。马胜走后,不到三个月,马大厨家原先的旧房子被拆除,一栋很现代很气派的别墅立地而起。马大厨的房子成了后金山村最好的房子。

   2012年初,马胜、苏茜住进了海湾小区的海景别墅。住进了别墅,马胜请张恒和丹丽去家里耍了一次。房子很大,上下好几层,影视厅、健身间、衣帽间、书房、盥洗间、休闲房、花园、停车位一应俱全。房子装修得大气而精致,张恒平时很少串门也很少逛商场,很多装饰和家用设备,张恒还是第一次遇见。看到马胜当领导才几年就住上了这么好的房子,张恒很是惊愕。马胜看出来张恒的疑惑,拍着张恒的肩膀说:“兄弟,你放心,买别墅是苏茜开公司赚的钱,来路正大光明”。

在回来的路上,张恒心事重重,五味杂陈。张恒开着车,一路上与丹丽都没有说话,两人好像都在思考着什么。

十 五

    丹丽认为,历代王朝虽然灭亡的原因并不完全相同,但是贪污腐败,如蚁啮柱,久而久之,柱朽如渣,华屋轰然倒塌。为了江山永固,执政者最终会重拳出击。

    2012年11月,中共十八大召开,中国进入了一个新阶段。国家明显加大了反腐败的力度,一场来势凶猛的反腐风暴横扫中国官场,一批贪腐官员相继落马。政法系统也不例外,公安部原副部长李东生,最高人民法院原副院长、党组成员奚晓明,国家安全部原副部长马建,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,河北省委原常委、政法委原书记张越等先后落马。

    山雨欲来风满楼。华南省高院副院长苟慧梅长期干预案件,在外开公司的事,在坊间早有流传。2019年5月,一封长达47页、近两万字,关于苟慧梅的《联合举报控告书》引爆网络。该控告书实名举报副院长苟慧梅,举报苟慧梅夫妇编织了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,疯狂攫取巨额财产保守估计200个亿。之后,华南省相关部门立即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。调查组才成立2天就收到200多封举报信。5月31日,华南省纪委监委发布通告:华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苟慧梅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立案调查,并被采取留置措施。

    拔出萝卜带出泥,随之有多名法官、律师接受调查,其中就有审监庭庭长马胜,还有张恒之前那个已经退休多年的老庭长。

    2020年11月,华南省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,苟慧梅受贿金额高达6000多万元,犯受贿罪、枉法裁判罪、诈骗罪,数罪并罚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,并处罚金五百万元。

    受苟案牵连,马胜也涉嫌受贿犯罪,金额高达600多万元,最后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,违法所得全部追缴。

    判决书公开,真相大白于天下。苟慧梅依靠其担任高院副院长的权威和便利,编织起了为自己谋私利的司法人脉网络。她将影响力渗透到请托的各个案件中,要么给承办法官打招呼,要么直接给承办法官转达她的裁判思路,要么在审委会上发表有利于请托人的意见。可谓把权力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   在苟慧梅的判决书中,一共有37人被公布了行贿数额,其中有律师18名。在马胜的判决书中,公布了11人的行贿数额,其中有律师5名。律师徐信友,是马胜和张恒的本科同学,原是华南律师协会副会长,其向苟慧梅行贿445万元,向马胜行贿160万元。王陆海是原高院的同事,后来下海当律师,其经常与苟慧梅打麻将、吃饭,向苟慧梅行贿210万……

 “小案子20万,中案子50万,大案子100万。” 受贿金额明码标价。张恒怎么也无法相信,平时温文尔雅、大谈清正廉洁的苟副院长会如此肮脏和贪婪?

经监察委查明,马胜的别墅实为受贿所得,苏茜开公司也只是一个幌子。

十六

   马胜出事后,很多个晚上,张恒辗转反侧,睡意全无。直到现在,他也无法接受马胜出事的事实。他与马胜的感情实在是太好了,从孩童起,两小屁孩就是最好的玩伴,村前的小溪留下了他们多少美好的回忆。小学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学、研究生,两人形影不离,无话不说。一幅幅美好的回忆在脑海闪现,一个个场景在眼前展现,张恒的眼睛早已湿润,他深深地自责。

    如果?如果!如果。我早点提醒他,痛骂他一顿,或许……

   人生没有如果,只有结果和后果。

   马胜的判决生效后,张恒见到了马胜,马胜明显消瘦了,头发也全白了。见到马胜,张恒情不自禁地掉下了眼泪,马胜也湿润了眼圈,两人相对无语。

   马胜先打破了沉默:“兄弟,谢谢你。谢谢你来看我,其实,我无脸见你,我让你失望了,我知道,你好几次想劝我,哎—哎—哎,现在一切都晚了,一切都晚了。”

    “张恒,其实我后来,后来,已经无法回头,我没有抵挡住诱惑,诱惑实在太大了,有了一次,二次,三次,后来就回不来了。你还记得同学徐信友吗?第一次就是他送了5万元钱。后来,他就经常找我,再后来,我稍有推辞,他居然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威胁我。但我又能怪谁呢?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……现在,一切都没有了,我对不起大家,对不起张老师,对不起父母,对不起苏茜,对不起儿子……。”

    “正视现实,振作起来,好好总结总结,利用在里面的时间,写几本书吧。外面,我会照顾好,我等你。我们还年轻,我们还有余生,我们还是好兄弟。”张恒含着眼泪安慰道。

   见完马胜,回到家已是晚上。张恒站在自家阳台上,注视着霓虹闪烁、川流不息的城市,想想当年当上副庭长后,自己也曾经有一段时间迷失自我,差一点滑向深渊,是父亲和丹丽把自己从深渊的边缘拉了回来。想想马胜现在的处境,张恒感慨万千:自己父亲、母亲虽依然生活在老家乡下,都七十多岁的人了,但身体硬朗,偶尔来华南小住。儿子是张恒最大的骄傲,今年考上了复旦大学的研究生。丹丽在儿子身上花了太多的精力,儿子骨子里遗传了丹丽很多优秀品质。最让张恒欣慰的是儿子不怕困难,敢于挑战的精神,这与丹丽随时灌输儿子“无事别惹事,有事别怕事”敢于面对困难的教导是分不开的。

   亲爱的丹丽!感谢您!——夜深了,看着睡得真香的丹丽,张恒走到丹丽跟前,情不自禁俯下身子,在丹丽脸颊上亲了又亲,蹑手蹑脚地在丹丽身边躺下。丹丽转过身,投入丈夫的怀抱,两人相拥着进入了梦乡。

   春节过后,华南省委组织部发出任前公示——民一庭庭长张恒拟任华南省高院副院长。

声明:未经许可,不得改编转载。

作者介绍:赵永忠,男,浙江新昌人,民盟盟员,现为四川省泸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官。


  • 川南经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    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川南经济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川南经济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川南经济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       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川南经济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     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文章发布30日内进行。
         ※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13882779006 邮箱:3109022@163.com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