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南经济网-chuannane.com

川南经济网老版

川南经济网

当前位置: 川南经济网 > 深度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

时间:2021-12-23人气: 编辑: 初旭

作者:陈大刚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1)

地处乌蒙山区的古蔺。古蔺县委宣传部供图

上篇 彝源奢香 地久天长

   1375年阳春三月,中国西南乌蒙山。

    贵州水西大方的杜鹃花盛开,灿若云霞。

   古蔺马蹄滩的杜鹃花感时绽放,也灿若云霞。

   杜鹃花当地又叫映山红——花期之时春光染,果真是把山映红。在水西大方,是一红百里;在马蹄滩,是把羊嘶岩、十八罗汉山、营盘山全映红。

   岁岁年年如是红,只是今岁红异样。水西大方的映山红是要迎迓远隔重山众水之外赤水河畔的女子,马蹄滩的杜鹃花是要送别如花似玉的彝家女儿。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2)

古蔺马蹄滩的杜鹃花感时绽放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      奢香夫人在灿若云霞的杜鹃花中登场——红裙翩翩,头戴闪亮银饰,骑雪一样白马,天仙般卓立大河口——“大河口”是赤水河上古渡,西晋时便得名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3)。渡口这边是四川古蔺,对岸是贵州大屯。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4)

奢香夫人雕像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    赤水河“哗哗”掀波奔流,是催发;风把映山红花香吹了满身,是留连。奢香回眸故乡重重山,注目身边马蹄河——马蹄河在大河口流入赤水河,她则将在此告别灿若云霞的故土,远嫁灿若云霞的水西大方——故土从此成“他乡”,蔺州杜鹃只在梦中红。

    白马也回首仰颅——一声嘶鸣动山川,举足猛踏河边石。踏石之声若宏钟,声绕山,声入花,声冲云霄,石上赫然凹现深深马蹄印……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5)

石上深深马蹄印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   或许是怀想远嫁的女儿奢香吧,或许是感念马性通人吧,斯山斯水斯人便将此地以“马蹄”命名!

    天下万物皆有名号。古蔺众多乡镇的取名,各有各的传奇与故事。而关于古蔺南隅边关马蹄镇得名由来,说法有多种,我更倾向于上面浪漫主义的命名——想想吧,一个地方的人在回溯这方水土“盘古开天地”时,能够抬头仰望一个云霞之上,灿若杜鹃花的女性,实在是三生有幸矣!

    奢香实在应该成为这方水土共同的历史记忆。

    这彝族千古奇女出身古蔺落鸿河畔奢氏名门,自幼聪明好学,芳名乡梓。27岁时,夫君陇赞·霭翠去世,她便摄理其“贵州宣慰使”“水西彝族默部”首领之职。主政期间,她以杜鹃花之云霞情怀,赤水河之豪迈胸襟,消弭战乱,和睦诸族,兴办汉学,传授耕织,开通九驿……明太祖朱元璋嘉表:“奢香归附,胜得十万雄兵!”封之为“大明顺德夫人”。

    马蹄滩乃至整个古蔺尤其要感恩奢香。是她水袖一掀,招来了“胜得十万雄兵”的文明曙光,将这方水土玉口芳心导向中原先进文明,结束了“不与秦塞通人烟”的蒙昧。这个有她倡建的“盐马古道”雄辩作证。以“盐”名道,其因盖如明人田雯《盐价说》中所言:贵州食盐“仰给于蜀,蜀微,则黔不知味矣。” 那盐马古道途经古蔺,一头连着叙永,一头连着水西大方,如今虽只是一条隐藏在莽莽丛林中残章断简般的石板路,但在当年,却如巨龙一般盘旋在古蔺和水西大方崇山峻岭,翺翔于乌蒙山脉天空。在这条沟通川黔的黄金通道上,无数邮差和官员风尘扑扑奔走,灵通四方信息,传达皇家旨意,禀报边地民情。同时,它更是一条商旅大道,承载着泸州、成都、重庆甚至更远的江南之盐布等诸多商品进古蔺到大方,搬运着贵州的铜与铅,包括蔺地的茶叶、木材、中药、山货远走内地……而马蹄滩正好处古道腰杆上,既是“西南入川第一镇”,又是出川最后一站,属于承上启下的“网红服务区”。南来北往的人都必须在马蹄“打卡”——“加油”“加水”号栈房。第二天一早,又在“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”中上路,或在大河口渡赤水河到贵州,或翻越海拔近1500米的土地关下叙永。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6)

赤水河黄金水道。古蔺县委宣传部供图

    近水楼台先得月——马蹄是“古蔺彝源”发祥地之一,借重奢香之“月”,奢氏一族在马蹄滩上兴建的奢王府,与县城之奢王府并为蔺州彝族鼎盛一时的“双子星座”。

    王府依山傍水——所依羊嘶岩山,就如一枝硕大莲花,花柄就在王府;所傍之水马蹄河,玉带一般环绕府前;对面迎旗山婀娜多姿俯拜,左侧官井沟旁宽阔而平坦的场坝,为士兵操练校场。主体建筑坐南向北成台阶式而耸立,分上三重,下两重,虎头望柱精美阑干,回廊环绕,重楼重檐歇山顶,龙吻龙脊。格局气派放在今天,也让人叹为观止。从下至上一重王府护卫部,二重王府服役人员住所,三重接待厅。接待厅上是一个约600平方米的圆形广场。第四重是奢王召集各部族的议事大厅,第五重为奢王家族的官邸。各个部分之间皆由十八级阶梯相连。左右两侧分置花园、书院、粮仓、绣楼以及王室祖先灵堂。

    那羊嘶岩大山也甚是了得,四季云雾缭绕,龙形虎相,为历代奢王牧场。牛羊满山,每天晨昏日落,山上都会传来牛羊嘶鸣,故得名“羊嘶岩”。而在这满山牛羊嘶鸣与校场上虎吼雷鸣马萧萧声中,古蔺一半以上的乡镇还在“不知有汉,更无论魏晋”中沉睡。

    岁月如逝川,俱往矣!奢王府数百年前已毁于兵火。但厅门一对厚积历史沧桑石狮,仍傲立于今之天宇下,视之良久,似有振聋发聩声自狮口吐出,恍若王府当年黄钟大吕,鼓乐笙歌……

    奢王府的“逝者如斯夫”,是一个令人扼腕叹息的符号——1621年,辖境相当于今之古蔺、叙永、筠连等地的世袭“四川永宁土司宣抚使”最后一代奢王奢崇明举兵叛乱,蔺地彝族如日中天之辉煌,就此划上了休止符。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7)

奢王府遗址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    然而,就像马蹄河畔的扁山在冬天积雪之后,就有春要来,有映山红如画一样,历史不会在马蹄滩停下它的脚步。春与秋其代序,奢氏式微之后,明末清初移民而来的汉族与苗族,又接盘走上了奢香夫人开创的文明大道。先民们自遥远的江西、湖北、湖南启程,或随军征战丢刀落户,或躲避逃战乱逃难安家,或经商辗转落业,或“湖广填四川”待诏入土。他们大多经贵州毕节渡过赤水河,进入叙永县赤水镇,然后往南翻越被称为“南来第一关”的雪山关,靠一双脚板,筚路蓝缕,步为途,途成道,道向山,撵草碎石,辟径岩崖,束藤伐木,越虹山涧,迁徙到了马蹄滩。

    落地生根的苗族主要为熊姓、马姓、杨姓。羊嘶岩山上的寨子里至今还住着苗族同胞300余人,一直保留着传统风俗——每年正月间,都会举办多姿多彩的“踩山节”,川黔两地十里八镇苗、汉、彝各族同胞齐聚欢庆;苗族之坟头大多都朝向太阳升起的东方,那是他们之所来,死后也要望乡。

    汉族以彭、曹、赵、赢、李、徐、王几个大姓为主,大多已在马蹄滩繁衍子孙10多20代。其中彭姓近3000人,曹、赵、赢几族人丁也是数百上千。

    “虎踞龙盘土地关,千山环水水环山。莫将此景寻常看,此是桃源第一山。”《永宁厅县合志》记载,当年的马蹄镇人文与自然景观就有著名的“马蹄古迹”“扁山霁雪”“峡头石印”“树顶祥禽”“峭壁悬钟”“龙井甘泉”“宝塔凌云”八景。其中的“撑天翠柏”巍然屹立在三道坎,其翠柏由李氏入川一世祖李星梯坟墓的风水树,因墓碑有“武德将军”题刻,后人又称其为“将军柏”。

    他们还在娃娃嘴的田中培育出了皇家贡米;还带来了江西、湖南著名的血豆腐、橙橘……

     遥想当年,先民们在山中一砍二烧三撒四安(狩猎),筑家搭院,修村立寨,建堡开场。马蹄的河谷、坝子、山岭上便雨后春笋般出现了马铃堡、贺家院、文昌阁、川主寺、土地关与新老街。赶场是当年百业兴旺标志——川黔两地数十里乡民牵牛羊挂山货蜂拥马蹄河边,以物易物。茶馆、酒店、饭庄、客栈甚至赌场应运而生,街道场镇自然也呱呱落地,还有驻兵与官家办公之所,还有收过道商品厘金的税所。如今,马铃堡与湾子老街,还依稀有古街道石头柜台、风火墙、古砖墙、石板路留存;马蹄河边几棵百年老黄桷树,还掩映着当年收“厘金”的房屋……

    因缘际会,有清一代与民国,马蹄曾是古蔺坐主席台的繁华胜地,为当年古蔺众多乡场必须抬头仰望的“天花板”,与下游的二郞滩、太平渡并称古蔺赤水河段“三剑客”。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8)

马蹄河边几棵百年老黄桷树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 

下篇 橙香马蹄滩 橘颂赤水河

    初冬,金色的阳光丝绸一样飘洒在大河口。

    赤水河一河清波奔流不息,矢志不渝地向着太阳升起的东方,流成春流成秋,流成月流成年,流成岁月如歌,流成归来仍是少年,流到21世纪时,又把马蹄滩“流”成了一块新的“天花板”。

    “天花板”上写着四个金字招牌——“甜橙之乡”——全镇有2000多户农户种植橙橘,面积蔚然38000亩大观,是古蔺没有之一的万亩甜橙特色产业镇,同时,在川南橙橘种植园区也是“Number one”。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9)

赤水河畔甜橙产业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    世间灵物,必采山川灵气吸天地精华。马蹄滩能以“甜橙之乡”芳号行走天下,应该是拜赤水河玉成。从云贵高原镇雄梁子大山启程的赤水河,在马蹄楠木滩进入古蔺县境,芳踪情深意长地环绕古蔺百余公里。而在马蹄滩的“芳踪”,就是濡沫出了得天独厚的特殊生态圈——典型的赤水河谷干热气候,日照充足,泥土呈红色,含铁量高,并含多种特殊有机元素,特别适合果树生长。而且,还有发源于黄荆原始森林山系曼岭的马蹄河,在马蹄滩蜿蜒曲折15公里抛洒清新灵秀惠助。

    2000年初,中国工程院士邓秀新等一批柑橘类专家沿赤水河流域考察“采风”。在马蹄滩,他们手捧红色沙泥土惊呼,“橙橘风水宝地,天造地设!”但橙橘除了光照、土壤、水质,还讲究地势,只合在海拔700米以下安家。专家一问,这马蹄海拔700米以下的田坝山土居然有煌煌5万亩之多。

     我是这样来理解马蹄滩的山川灵气与天地精华的。许多年前,我曾站在郞酒故土二郞滩的赤水河边,以浪漫主义手法臆想这一方水土鸿蒙初开的画面:很久很久以前,太阳从他身上分出一条血管,便化为赤水河。在一个很好的早晨,流到二郎滩的赤水河为这山这土撩拨了情怀,芳心颤动,竟举足牵衣,顺山而上——她娇口一喘,便灵动了一山鸟喉;她凝眸一视,便有了郎泉;她轻吐兰之气,便翠出一山的草木;她风中一说话,便化了满山生命水灵的眼……而在马蹄滩应该是这样,奢香夫人在大河口携了赤水河气韵,裙衣掀虹,凌波微步,逆马蹄河水而上——凝眸一视,便有了羊嘶岩山中云霓;娇口一喘,便灵动了四山映山红;轻吐如兰之气,便翠绿了马蹄河谷山水田地……

    大名鼎鼎的茅台镇与郎酒之乡二郎滩,都在马蹄滩赤水河下游。与那两地的水相比,大河口的赤水河更清澈更纯朴更雅素更有灵气。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10)

古蔺县马蹄镇甜橙出口示范基地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    赤水河一往情深站台,奢香夫人一唱三叹加持,专家口含天宪点拨——马蹄滩如果不种橙橘,实在说不过去;种出的橙橘如果“语不惊人,貌不出众”,更是说不过去。何况,马蹄人本就有祖传种养橙橘的手艺——很久很久以前,移民而来的先祖就曾用老家带来的橙橘,培植出了马蹄梳头柑与红泡柑——如今马蹄果底村还有两棵树龄200多年的梳头柑,果肉瓣形如一把通红的梳子,其味冠绝一方,而且,那皮还是治咳嗽良药。

    天予必取!当新世纪的春风把专家的金口玉言吹向山岭时,马蹄人如得仙人托梦,踏上了打造“甜橙之乡”的卓绝征程——近20个寒来暑往春秋更迭,为伊消得人憔悴,衣带渐宽终不悔,一门心思只做一件事——“种橙橘”!山民华丽转身为果农,除旧迎新,稻田的水说放就放,为橙橘腾地方;不破不立,上好的菜园说铲掉就铲掉,为橙橘挪地盘。这是一种敢砸祖传饭碗的豪横,破釜沉舟的胆识,更是九天揽月的雄心。除了天时地利,更有人和——适逢国家农业产业结构调整的东风,政府搭桥铺路,穿针引线,甘作嫁衣,保驾护航;农业主管部门“拔刀相助”,手把手言传身教栽种技术,保障有力……

     “甜橙之乡”决非马蹄人自抹“口红”,而是“有图有真相”。行走在马蹄山乡,穿行在橙橘林中,我有一种鼓击心灵的深深震撼。我震撼于橙橘铺天盖地辗压一切的气派——马蹄河两岸河坝、大大小小的山坡、农家的房前屋后,全都是橙橘红旗招展,锣鼓喧天。只要有一块能够立足之地,就有橙橘伸展出的枝丫,悬挂出的红灯笼似的果子。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,全是橙橘,也只有橙橘。举目无田土,放眼无庄稼,坝中无牛犁田,山上无挥锄之汉,直接颠覆了汉唐以来“你织布来我耕田,你挑水来我浇园”“开轩面场圃,把酒话桑麻”的田园牧歌——这是我在古蔺其他地方从未看到过的“田园风光”。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11)

马蹄甜橙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     当然,这样的震撼许多年前我也曾有过——那是参观郞酒天宝洞与地宝洞。我为洞中排阵列队如大秦兵马俑方阵的贮酒陶罐震撼,为那“冲天香阵透长安”的豪迈大气震撼。

     马蹄滩人种橙橘就如二郞滩人酿郞酒,各有各的风骚,又同属“书中自有千钟粟”的大买卖——橙橘对马蹄的回馈是,人均增收3000多元,“一亩甜橙养一个大学生”,“一棵甜橙树等于一份养老金”;种果人家收入上万不值一提,几十甚至上百万的大户也屈指能数。简直就是挡不住的大富大贵。

    在纳盘一王姓老人坝子歇脚时,主人让凳请茶之后,用竹盘端出了七八个红通通的甜橙,“上午才摘的,尝新尝新!”——“尝新”是土话,就是吃新鲜果蔬。之后又遇几户农家,都享受了同样的“尝新”——用橙橘接人待客,已成这一方人家新的“风俗”。

    冬日的太阳钻出了云层,一山橙橘的叶子与硕果在阳光下明亮起来。老人来了兴致,与我们”把橙“话起“桑麻”来——

    这太阳是老天爷赏钱呀。照晒一天,每斤橙子就多送我们两角钱——挂果成熟的季节,特别需要太阳照晒,给橙子增甜增红增卖相。马蹄滩正常年景,冬天太阳都多——老人说时,表情虔诚庄重,双手合十向天。其实,阳光只能照在物体表面,但老人的神情让我觉得,他头上那轮冬天的太阳已照进了心里,让他的心也如橙子一样在添红增甜。

      不栽秧犁田了,但一样要下地侍奉橙橘。春天要除草,入夏要修枝,花开要施“花肥”,挂果要疏果,要施“壮果肥”,摘果后马上就要施“月子肥”,除虫不分季节是常年活,一年下来都有忙不完的活——老人一边说,一边爱怜地抚摸着坝边树上莺歌燕舞的碰柑,仿佛是在抚摸孙儿的脸。

     忙着踏实,忙着心头爽。收成好呀!田地还是那些田地,原来种水稻、麦子、包谷、红苕,一亩收成能有两三千就顶天了;如果是缺水、山陡、土薄的山土,收成还填不饱肚皮;现在轻松上万——老人指着身后两楼一底小洋楼炫耀,“种碰柑后盖的。”

     甜橙在马蹄滩,就像生息于斯的彭、曹、赵、赢、李、徐、王几个大姓一样,是一个庞大而繁荣昌盛的家族,简直可以用“群芳荟萃,大咖如云”来说事。除了“土著”梳头柑与红泡柑,更豪华的阵容是“移民”入土,占山为王的美国纽荷尔、塔罗科血橙……

    看着这帮子“移民”们在马蹄滩上歌声朗朗,敲锣打鼓,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——它们通人性!我猜想它们降生到地球上后,就唱着“适彼乐土”的古老歌谣,苦苦寻找适合它们安家落户,繁衍子嗣的土地。穿越千里万里“移民”马蹄后,它们都有一种浪子归家的热泪盈眶,一种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轰然一喜,分分钟就与此山此水一拍即合。如此奉天承运,山民们又梦里也呵护,它们当然就要结草衔环,肝脑涂地,可着劲地生长,可着劲地将高贵的果酸,非凡的爽甜,雅致的芳香撒向人间——科学表述就是“果肉细腻汁多,脆嫩化渣,蕴含丰富维生素,含糖量高达16%,口感宜人爽心”。生得其地,生得其水,生得其时,肯定要“红旗招展,锣鼓喧天”——这叫“橙香马蹄滩,橘颂赤水河”,不负斯山斯水斯人!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12)

古蔺县马蹄镇纳盘村甜橙产业园区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     别的地方也有一厢情愿的引种优良品种橙橘,也用同样的栽培技术,但因少了马蹄滩专属的精华灵气这个“天意”,那果子就不如人意,没有马蹄甜橙“高贵的果酸,非凡的爽甜,雅致的清香”。这就像郞酒只属于赤水河边的二郞滩。离开这风水宝地,即便在同样的海拔用同样的原料与工艺,也断然酿不出“酱香突出、醇厚净爽、优雅细腻、回味悠长、空杯留香”的神奇酒风。

     上面的说法并非信口开河,而是有专家们金口品鉴之后的判词为证——2007年,马蹄甜橙成功注册“蔺州·马蹄”商标,之后又获省级、国家级认证;2008年,在中国西部农博会上获“光之味”金奖;2012年,获国家评定“中华名果”美誉; 2018年,质量体系达欧盟标准认证,1500 吨甜橙以令人啧舌的每公斤 60 元高价,成功出口加拿大;2019年,“马蹄甜橙专业合作社”被评为国家级示范专合社,理事长李先华竟然带着他的宝贝甜橙,大摇大摆走进中央电视台;2020年,又获绿色食品认证……这叫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”。

     金榜题名,橙橘已成马蹄滩新的地标、图腾、徽章。高举这地标、图腾、徽章,马蹄滩甜橙自然笑傲江湖,要“风风火火闯九洲”。这个有那些前走后继的商家们低眉俯首签下的一摞摞购销合同为证——每年马蹄滩上橙橘红时,就有四面八方商家拎包而来“买青山”。他们在马蹄滩相中一座山的甜橙后,就谈价钱,从包里掏出钱来交定金,待树上果子红透熟透开大车来收,此之谓“买青山”——那情景像极了数百年前川黔商人交厘金。

     我参观了“马蹄甜橙专合社”电商中心。几十部电脑列阵排开,数十个帅哥美女坐在电商前你呼我叫,热闹非凡——前台联系客户,后台收集订单,安排发货。甚至还有用英语对答。“这些小青年一上电脑就像打了鸡血,忙起来时上厕所也要小跑。”李先华一说一个“哈哈”显摆,“马蹄已培育电商、微商17家,与邮乐购、832平台、京东、人人优品等一起操江湖。线上线下销售比例已高达 3:7。线上销售旺季,曾创下一个晩上接单上万,销售11万斤甜橙的骄人业绩……”

川南古蔺 马蹄滩上橙橘红……(图13)

采摘甜橙。古蔺县马蹄镇供图

尾声——

后皇嘉树,橘徕服兮

绿叶素荣,纷其可喜兮。

青黄杂糅,文章烂兮。

秉德无私,参天地兮。

愿岁并谢,与长友兮……

     在诗人屈原心目中,南国的橘是灵树是神树。

     果底村那两棵树龄200多年的老梳头柑树,也在马蹄滩“神化”——如同供奉于“天地君亲师”神龛上之先祖一般,在一年一度的“马蹄甜橙采摘品尝节”披红挂彩,享香火,领朝拜。

     生活应该有仪式感——从2014年开始,马蹄滩每年12月橙橘成熟上市时,都要举办“甜橙采摘品尝节”。那天盛况必须用“嘉宾云集,群贤毕至,会盟天下英豪”来描绘——马蹄河盛装出镜,羊嘶岩盛装出镜,各色品种橙橘盛装出镜,整个马蹄滩梳妆打扮得好似脸上红霞飞的新娘……

    我想到了农历正月间,歌声响彻四山八岭的苗族同胞传统“踩山节”。

    我想到了1375年春天,花季少女奢香远嫁水西大方。

    橙橘们将“嫁”得更远——去泸州,奔成都,往重庆,东下上海,北上京城,南赴香港,甚至飘洋过海……人虽不能两次站立于同一条河中,但人间辉煌却会重演,因为历史本就是生命的接力传唱。

    瞧,山路上走来了一个轻灵若舞的姑娘。她手提一竹篮新摘的甜橙,风吹拂起她雪白的脖子上的红色纱巾,纱巾飘在她红扑扑的脸上,飘在她桔黄色的夹克衫上,飘在那一篮红橙子上,恍若一团绯红的云霞飘过来……

    哦,那年轻女子是奢香夫人转世投胎托生吗?

    她竹篮中灿若云霞的甜橙,是奢香夫人自水西大方采撷的杜鹃吗?

    那满山满岭红红的橙橘,是奢香夫人优雅心性、思乡情愫与灿若云霞的裙裾幻化的吗?

来源:人民网四川频道

  • 川南经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    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川南经济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川南经济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川南经济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       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川南经济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     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文章发布30日内进行。
         ※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13882779006 邮箱:3109022@163.com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