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南经济网-chuannane.com

川南经济网老版

川南经济网

当前位置: 川南经济网 > 文旅

初旭:头枕着波涛的古弥陀

时间:2022-05-20人气: 编辑: 初旭

3e40006a7a26483ca94.jpg

初旭

   出泸州城区,沿着泸州——合江公路前行约三十公里左右,便是有名的泸州的弥陀古镇。关于弥陀的来历有许多种说法,一是由于礁石多船难多,有人临江凿佛,书"阿弥陀佛"而得名;二是码头上建有一弥陀寺而得名;三是由一个像谜一样的回水沱演化而得名。

     弥陀古镇位于长江南岸,隔江与合江县焦滩镇神臂咀隔江相望。据载,弥陀原名宋家咀,古镇建于宋元之际,明为集镇。清朝时因长江水运成为川江36大水码头之一。抗战时期,战事兴军,1938年,川军出川抗日,这儿即成为军运码头,是运送军粮出川的重要港口。1944年春天,冯玉祥将军组织爱国献金运动抵达弥陀场,当地的泸中、女中、高工校师生踊跃献金,受到冯玉祥称赞。

    这里,物产丰富,以水稻、高粱、小麦、玉米、红薯为主,尤其是水稻是境内的农业第一大产业。弥陀沿江岸,大、小中坝以及镇子上的四季蔬菜,清脆可人,远销泸州、江津、重庆等地,特别为抗战时期的山城重庆提供了强有力的后勤保障。古镇周围的桂圆、荔枝栽培历史长达800多年,早在乾隆年间,古镇上的龙眼作为贡品送至京城,尤以干桂圆为御膳房补品而为后宫称道。

src=http___pic3.newssc.org_upload_ori_0012000000000_20180705_1530779391477.jpg&refer=http___pic3.newssc.webp.jpg

    地处中国白酒金三角原产地核心腹地的弥陀镇,自古就有种植红高粱的农耕习俗,随着以泸州老窖为代表的泸州酒业的兴起,红梁需求量越来越大,弥陀以种植糯红粮来拉动全镇现代农业的高速发展,为中国白酒金三角核心腹地的国窖1573提供最佳酿酒的糯红高梁,以生产规模化、产业连片化、管理科学化的模式,颠覆了千百年的传统农耕技艺,成功地提升了全镇三大产业互动而硕果累累。

    “一条枪”的老街,或瓦屋,或砖混,高高低低,错落有致,沿着山脊,直插大江边。岸边的崖壁上的 “弥陀寺”,终年晨钟暮鼓,梵音袅袅。仅挨着寺庙,一些民居瓦屋就建在乱石堆上,楼下或窗外就是滚滚长江,五彩缤纷的卵石,铺满大江两岸,一湾江水将古镇拥抱其中。古镇犹如一位巨人,头枕着波涛,听凭风云激荡千年。

    这一湾江水,就是弥陀街脚下那个谜一般的回水沱。 万里长江在泸州城区平平静静,看不出“大江东去”的气概。一到弥陀场,在那“沱”里喘了一口气,便顿改昔日温柔,滚滚浊浪,被方圆数十里的大石盘、小石盘(沙州)一劈成为两半,湍急的江水撞在石盘上,激起冲天水柱,反弹成若干个回水沱。其中最著名的是打锣锣湾、御马池、新油房湾,回牛土滩。

src=http___img.bimg.126.net_photo_VPKT14U-qQKMYaOEGQP_5w==_5719008576807401416.jpg&refer=http___img.bimg.126.webp.jpg

    据目击者说,在洪水高峰,那场面更叫人怵目惊心。整个长江,浩浩荡荡,茫茫无际。惊涛骇浪间,飘木、房屋、“水打棒”、死牛烂马都搅和着黄沧沧的江水,追波逐浪,翻涌而来。在弥陀场边的大佛寺下,稍稍放缓了一下速度,此时,一个波浪犹如一个巨人的扫蹚腿,“嗖”地一闪,便形成一个直径若千米,深若千米的巨形漩窝,将上游飘来之物瞬间吞食。刚才你还看见有人在飘浮的草屋顶上喊“救命”、那小牛犊一边挣扎一边“哞哞”地哀叫,一眨眼功夫,房子、猪、牛和人早已被这个长江“天坑”吞得无影无踪。惊涛追巨浪,小漩窝连着大漩窝,足足要经过两个多小时,那些飘浮物才缓缓露出水面,浪到岸边。这时的回水沱,就像一只贪婪的手臂,将这些曾是有生命或无生命的东西尽揽怀中,那曾经鲜活的生命也只能象一截截飘木,杂陈其中,等待打捞的人们。其情其景,让人感叹生命之脆弱,人在自然面前显得如此之渺小。

    站在弥陀的长江岸边,可凭栏听涛声。眼前,是黄桑桑一片翻滚的巨浪,犹如黄河之水天上来,极目远处,大江中突兀一黛色的岛屿,那就是长江第一岛——水中坝。岛上黑黝黝的林子,像一道油绿色的泥巴墙,微风吹过,林中隐现白墙瓦屋或红砖洋楼,更增添了几分神秘。整个岛子被洪水包围,就像一个硕大的冒号或惊叹号横卧江心,甚是壮观。

     回水沱外,一座石头筑起来的伸臂城向大江中心延伸,城下场便是九龙滩。沙鱼、大灌口、青蛙石 小中坝、大中坝、水中坝、沱湾与城下沙漕口,以及大中坝边的烟滩 (黄氏坝)、大竹桃滩、小竹 桃滩、叉鱼碛等在江中,江面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水上“八阵图”。一到晚秋季节亦或冬春,长江显得特别的安静,蓝色的江水,裸露的卵石,景色特别的迷人。大小不一的回水沱,犹如大江的一只只蔚蓝色的眼睛,倒影着两岸绿水青山与蓝天白云,也成为长江鱼类的产卵栖息之地,江团、鲢鱼、水密子、黄辣丁、青鳝、船丁子等鱼类要有尽有,他们把幼小的生命交付长江,长江也以母亲般的宽广胸怀接纳它们,呵护着他们。

3e800053bfce9888abb.jpg

  “ 八阵图”中那些迷宫般的大小石盘星罗棋布。在其中涉足,到处是芦苇丛,一人多高的芦苇,扬着白色的花朵,时有不知名的鸟儿在草丛中啁啾。踩着青草或细沙在苇丛中独步,让人油然而生“轻风乱播漫天雪,斜月微添隔岸霜”的诗意来。一片片芦苇荡之间,便是泸州周边著名的蔬菜基地,这里充足的光照资源,疏松肥沃土质,深厚的耕层,良好的排灌,成为无公害蔬菜的最佳种植地域。站在“八阵图”中,品闻着蔬菜方阵的清香,蔬菜海洋的恢弘气势让人震撼,现代农业的魅力油然而生。

    千年的岁月,万年的沧桑,伴随着长江的风和浪,地处大江岸边的弥陀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历史文化和农耕文化,从而产生了弥陀的一方饮食习俗。

   食以味为先,水码头弥陀人更爱好美食这口。弥陀场江对面的神臂城,捍卫南宋半壁河山34年,城中为安抚使驻地,一个战时的省级军事州,与京城临安来往频繁,朝廷大员、武将、信使、差官往来于长江水道上。这批官员往来之时,又把各地的美味佳肴传递到泸州城下的弥陀。北方人的口味、南方人的口味、泸州人的口味、川江上流行的口味,在这里都得到了很好地勾兑,彼此兼收并蓄,取长补短,融合在一起,同时又以本地的食材、原辅佐材料、地方特色的调味品相衬相推,天长日久形成川菜王国中的“大河帮小河味”,又称为独特的泸州菜品。这些泸州菜在传统的家常菜,码头江湖菜,士大夫全鱼席,民间田席及八大碗、九斗碗、三蒸九扣集合在一起,成为川味中的泸菜绝响。

     特别是古镇上匡氏招牌菜生牛羊肉。出锅上盘装碗时,色泽如生肉一般,闻起来香味扑鼻,入口味美鲜嫩、香酥,不塞牙齿,人肚回味悠长,食欲陡增。此道菜来自北方大草原,为少数民族特色菜,菜名“烧烤牛羊肉”。据传,元军占领泸州神臂城,抓了不少宋朝民夫拉船运粮,民夫中有一厨师因病不能拉纤,临终前把这道北方菜口授予匡氏先祖,接下来,匡氏经好多代人的传习、改进,把这道北方民族大菜改造成了本地名称的“生牛肉”“生羊肉”。

7af40ad162d9f2d3aa1d0a54a7ec8a136327cc79.jpg

     镇上的另一道菜要数冯氏祖传的烹饪河鱼全席了。相传当年川督丁宝桢沿川江沿线视察川盐官运以保国库税银,来到弥陀场。地保、乡绅、盐商请冯家做弥陀全鱼席招待客人。厨师烹饪头道菜脆皮鱼,鱼皮入口香脆化渣,鱼肉细嫩清香,汁水不咸不淡,味道色泽俱佳。第二道菜豆瓣沱鱼,只见鱼不见豆瓣在哪儿,总督大人吃到最后才知豆瓣在鱼肚中。此道菜绝在将佐料、调料从鱼口中灌人,文火慢烧让豆瓣味从鱼肚往外浸味,故味儿不厚、不重、不浓,而鱼肉鲜美、鲜嫩、鲜香自然溢出,为之河鱼烹饪技艺一绝。第三道菜是油炸甜鳅鱼,以鱼先用糖醋汁浸过、沾上粉,油锅中汆过上盘,可见鳅鱼那生样,好看、有趣。二是油锅中一炸,刺全部与鱼肉合二为一,吃起来香酥可口,为之下酒菜。第四道鱼是活剥鱼刺,鲫鱼干烧、巧取鱼刺,腹内灌上豆腐,上桌见鱼圆润,口中含仙草为之喜庆,吃起来夹住鱼头轻轻一抖,鱼片依次而落,全是地道家常味。总督大人品鱼到此,直为厨师绝技称道叫绝。其后依次上来的是干烧岩鲤、清蒸江团、水煮鱼片、酸菜黄腊丁汤。丁宝桢贵州人,从小喜爱吃酸菜,这黄腊丁酸菜汤,把鱼和酸菜做成了菜中极品,获得丁大人大加赞赏,称冯为“川江码头鱼厨子”。

src=http___qcloud.dpfile.com_pc_J9Kyg8NtmQgcg0Kz3CLJ-vPEi1NXGptF5xgvr87TQ7OnBdXObuOlrfnLYFMBsnE60pWA5k_Rl4JOAjKzyGaYog.jpg&refer=http___qcloud.dpfile.webp.jpg

    除了以上这些弥陀一绝之外,古镇上杨家菜馆的小煎小炒,王家的烧黄粑,还有附近白马的刘氏乌鸡汤等等,都成为弥陀美食不可缺失的部分。笔者早年长期路过弥陀,这里的白马鸡汤是必备的美食,为此专门撰赋歌之颂之:“凡事讲究中庸,鸡汤更需烹饪。良田出五谷,鸡汤选雄鸡。手起刀落,一地鸡毛;三扒两展,板上肉脯。水选井中好水,火要精湛微火。冷水下锅,堪称鱼翔浅底;微火慢烹,犹如四海翻腾。享受简单是最高境界,拒绝姜葱乃本色佳肴。半个时辰油浮其面,时间一到满锅生香。热气氤氲左右,美味沁人心脾。有盐有辣凭添几许滋味,白水鸡汤又是另番风情。 ” 

  “夜郎古道承载千年呼唤,白马鸡汤滋养遍地众生。昔日鸡汤仅为充饥赶路,今朝游客慕名尽享风流。出差合江,白马吃早饭,打道回府,鸡汤当晚餐。三亲四戚围坐,宾朋好友聚拢,五碗白马鸡汤,三盏火烧辣椒,来一盘红烧血旺,炒两碟小葱鸡杂。斟壶陈年老窖酒,伴它四川龙门阵。碗筷铿锵,杯盏交错。细嚼慢咽,酒足饭饱。女人美容院,男人加油站,老少皆宜,神清气爽。白马是泸州白马,鸡汤乃心灵鸡汤,清香尘世间流传,幸福心田里流淌。一锅汤点燃激情的火炬,两颗心碰撞永恒的风景。问苍茫大地,是谁滋养贫困灵魂,唯我泸州白马鸡汤。”

    中国人喝酒,外国人也喝酒,酒成为了人们喜闻乐见的一种生活方式。酒喝了,人们交流了,文化也就走出去了。人们婚庆要喝酒,丧事要喝酒,酒无处不在,甚至民间有“无酒不成席”之说。在泸州弥陀,我们寻找到绝味美食,有了好的美食,自然少不了美酒。好客的泸州人自然不会独吞这份幸福,他们自然会与亲朋好友去分享这种美味佳肴。

8644ebf81a4c510fec73d9786a59252dd42aa518.jpg

     人要有故事,生活要有故事。我们在品味美食之间,酒的故事也就随之而来。没有人生体验与流程,就没有朋友,没有交流与感悟的价值,酒也就不是酒。生命于风雨中成长,美酒尽管是美食的配角,但在交流中,喧宾夺主,一展风流,其存在价值一一得以凸显。我们发现,酒和其他产品不一样,酒是有格局,有故事的产品。千百年来,成为人们认识交往的桥梁,更是一种高明的道具,在交流中不断体现自己的独特价值,也在不断展示自己的社交天赋。
    笔者曾经采访过中国城市经济研究专家、中国城市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党委书记李春华先生,他希望泸州在源远流长的饮食文化中,运用好泸州酒这个道具,讲好泸州故事,讲好白酒故事,促进泸州经济新的腾飞。先生这种远见,让我等很是佩服,但如先生所愿。

   作者介绍:初旭,原名王先军, 民建会员,资深媒体人,品牌策划人。系新华社签约摄影师,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,四川省散文研究学会会员,四川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,四川省基层法律工作者,《中国报告文学》签约作家,《激情岁月》传记丛书创始人,大型纪录片《航拍赤水河》导演、总撰稿,国家北斗导航数据服务中心四川分中心宣传顾问,西南医科大学医学信息与工程学院宣传顾问。出版有散文集《山地风流》、报告文学集《遍地英雄》,主编大型文集《泸州百业赋》、《最泸州》、《泸商记忆》(与人合作)、《古蔺共青团史》(与人合作)、《巴蜀名胜楹联大全》(与人合作)等。



  • 川南经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        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川南经济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川南经济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川南经济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       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川南经济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         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文章发布30日内进行。
         ※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:13882779006 邮箱:3109022@163.com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