川南经济网-chuannane.com

川南经济网老版

川南经济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酒业

酱酒闹荒:现在“慌”,已经来不及了!

时间:2021-04-01人气: 作者: 小编

酱酒闹荒:现在“慌”,已经来不及了!(图1)

你说茅台酒荒我信,毕竟不好买、买不到嘛。酱酒几时都『荒』了呢?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?

媒体的电话进来了。『对酱酒荒,我们想进行一场产业讨论,想听听您的意见!』
毕竟是行业媒体呀,说话起码讲事实、有逻辑的吧!人家罗列了一堆数据:
『2020年度中国酱酒产能的60万千升中,大曲浑沙级酱酒约占50%,约为30万千升左右;剩下部分是翻沙级酱酒和碎沙级酱酒。』
『有业内专家预测,2021年可销售的大曲浑沙酱酒真实数据可能不会超过15万千升。』
问题原来在这里!真就有人认为,酱酒热潮之下,酱酒不增反降。媒体于是上心了,他们认为:
酱酒荒,将成为2021年中国酒业必须面对的一个难题。这就是所谓的『酱酒荒』?我竟然感到了一种无厘头式的喜感。
『荒』,本义指荒芜,引申指年成不好、凶年、歉收等。
2021年的酱酒荒,是荒芜了吗?那么多酒厂『染酱』,简直就是大干快上啊。
『可销售大曲浑沙酱酒不会超过15万千升』,又是从哪里来的呢?是前几年仁怀和其它产区的酱酒遭遇天旱水涝『收成』不好吗?也不是!
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我又细看了一遍数据,赫然发现:
整个行业,竟然混淆了产能和产量。
『产量』『产能』,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啊。
产能,指在计划期内,企业参与生产的全部固定资产,在既定的组织技术条件下,所能生产的产品数量,或者能够处理的原材料数量,通俗地说,就是生产能力。
产量,指一定时期内生产某种物品的数量。
比如,中国白酒,现有产能约为1400万千升以上。理由是2016年1—12月,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产量达1358.36万千升。这就意味着,中国白酒至少有1358万千升的『生产能力』。
统计数据显示,2020年全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产量为740.7万千升。就是说,去年规上企业实际产量为740.7万千升。
你看明白这其中的区别了吗?
中国酱酒哪里来的60万千升产能呢?按照茅台酒的标准,每口窖池年产量约8吨。60万千升酱酒,需窖池7.5万口。这大约相当于10个茅台股份。
『大曲浑沙级酱酒约占50%,约为30万千升左右。』这个说法更吓人——请对标飞天茅台,它家的5万吨茅台基酒,用了多少地?多少人?
更进一步讲,除了茅台,谁家去年产了5万吨大曲酱香、今年要产5万吨大曲酱香,你出来走两步?
我保证不笑场!
『剩下部分是翻沙级酱酒和碎沙级酱酒。』这话倒是实情。
那么,2019-2020年产季,中国酱酒究竟有多少产量呢?这是一个未解之谜。
我还是坚持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观点:
『2019年实际产量约为20万千升、预计2020年酱酒产量不超过20万千升,2021年仁怀产区的酱酒产量仍维持在20万千升左右,其中传统酱酒产量不超过10万千升。』
2020-2021年产季,仁怀产区的酱酒产量,较2019-2020年产季有所提升,但增幅不大。原因很简单,窖池在哪里?工人在哪里?
这是我对酱酒实际产量、产能的看法,信不信由你!
由于基础判断失误,『酱酒荒』就是一个伪命题。
无论仁怀产区还是其他产区,酱酒的产量2020-2021年产季同比在提升——这个还需要证据吗?那么多大企业、大资本纷纷入局,来到仁怀和赤水河产区干什么呢?
所谓的『酱酒荒』,就是瞎扯蛋。或者说,有人在拿『酱酒荒』贩卖焦虑!
以『125梯队』为例,茅台不荒、更不慌。
郎酒、习酒的实际产量、规划产能有目共睹。
国台、钓鱼台、金沙、珍酒、酣客,实际产量、规划产能早有谋划。仁怀产区前30强,凭感觉,凭数据,凭市场表现,他们哪里荒?
2017年以来,酱酒热带来了仁怀产区基酒断档——这会导致市场高品质酱酒供应不足。
还有一个劲牌。人家进入茅台镇好几年了,你可别拿劲酒不当名酒!
按照传统酱酒至少贮存3年的工艺要求,2021年可销售、能上市的传统酱酒数量,由2018年的产量决定。
根据《仁怀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,2016-2020年的『仁怀白酒产量』如下:
2020年14.90万千升。其中,茅台酒产量50300千升;
2019年17.78万千升。其中,茅台酒产量49900千升;
2018年21.80万千升。其中,茅台酒产量49700千升;
2017年30.46万千升。其中,茅台酒产量27265千升;
2016年32.73万千升。其中,茅台酒产量28036千升。
注意,这是『白酒产量』,需要剔除仁怀当地的小糊涂仙、百年糊涂等浓香酒的产量;这是『法定数据』,不是周要火无中生有,更不是打胡乱说。
2021年可销售的大曲浑沙酱酒下降,是事实。
但这不是酱酒荒,而是『酱酒慌』——不慌,就奇了怪了!
『酱酒慌』导致的品质不稳定,以及市场贩卖焦虑忽悠消费者,才是中国酱酒最大的危机。
这一点,酱酒与房地产有点相似之处:
房地产市场,短期看金融,中期看土地,长期看人口。
酱酒市场,短期看产量(谁现在手上有好酒谁牛逼),中期看产能(谁未来手上有好酒谁牛逼),长期看生态(谁能长期可持续地手上有好酒谁牛逼)。
酱酒的产量和产能,是这轮品牌分化的入场券。酱酒现有的产量和将有的产能,是中国酱酒真正的增长极!
——一方面,2020-2021年产季及之前产季,实际产量达到3000吨的企业,将占据领先优势。
某种程度上说,酱酒真正的品牌分化不是市场决定的,而是生产端决定的。谁有酒,谁有好酒,谁有着眼于未来的好酱酒?
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贵州茅台镇核心产区部分中小企业,现在还有机会的原因所在。
另一方面,当前还在规划产能的企业,由于酱酒时间、产量的延迟效应,考验的其实是资本的耐心,而不完全是市场。
中国酱酒头部、腰部企业,虽然都有所准备,但巨头们的实际产量、规划产能看起来很大,释放有过程,落地尚待时。
没资本,只有耐心也没什么用。须知,竞争的态势已经升级了。
对年产400吨左右的小微企业,真正扎实酿酒的人,并不慌。慌的是,那些吃光了的老本,却又没有布局未来的企业。
所谓的『酱酒荒』,不过是头部、腰部和小微企业,着眼于短期,着手于中期,着力于未来,从生产端发韧的一场PK罢了。
2018年3月,我曾说过:酱酒中小企业『安乐死』工程,正式启动!
有的人,就是不信。
过去『慌』,库中有酒慌个屁!现在『慌』,已经来不及了!
小结:
酱酒的上半场,酱酒的品牌分化,以实际产量、规划产能这个赛道的博弈为分水岭。
浓香酒的品牌分化,是从消费端开始的。酱酒的品牌分化,恰恰相反,是从生产端启动的。这一点,只有『慌』起来的时候才知道!
因此,酱酒产区的分化,也才刚刚开始。对仁怀产区之外的其他产区而言,『酱酒慌』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。
谁说『酱酒荒』,谁就是居心不良!谁说『酱酒慌』,谁就是良心大大的好! 

来源:酱酒圈

标签: